LOGO
您如今的地位:首页 > 涡水流韵 > 名城珍藏 > 注释

何半仙算卦

2018-12-21 09:39 我要批评(0)

焦点提示: 王老板一听,本日就能发市,心中倒有些开心起来,说:“不在乎几多,发市便是大吉!” 实在,把何仙姑请出来,纯是王二愣别出心裁的瞎编排,目标是给何半仙壮神,使妻子信赖,省得瞎嘟囔。王二愣这才以为被骗了,内心末路火。想起何半仙,他恨不克不及咬他两口。

◎李绍义

有一个算卦的老师,名叫何半仙,已经每天在北门口一家药铺门口摆卦,惹得很多多少人围在那边看繁华。药店很多多少天没有发市了,老板内心很急躁,望着门前那买卖茂盛的卦摊,不由末路火。这天,他想了一条奇策,刻意办何半仙一个难过,把他赶跑。他离开众人,走上前往,对何半仙一拱手:

“何老师,听说你的卦很灵啊!”

何半仙忙行礼道:“啊,王老板,你老台端到临,不知有何见示?”

王老板道:“本日我想算一卦……”

“好好,”何半仙随口说道,“是福是祸,尽早问卦问卜;验事验理,方知仙庄灵妙。”

王老板说:“唔,不外咱丑话说到前头,你要算对了,我更加送卦礼;要是算得不合错误,请老师肯定另设仙庄!”

何半仙一听:这不是想掀我的摊子吗?要是不给他算,他当众就得就糟蹋本身;要是给他算,也不免当众出丑。但他终究是江湖新手,便硬着头皮说:

“王老板,有什么失路请讲!”

又顺手指着卦摊后面的一副对子念道:

“存亡祸福皆知,

天地阴阳全晓。”

王老板说:“我的药店多日没有倒闭了,你算一算什么时间能发市,发市能卖几多钱?”

何半仙一听,暗骂:“这故乡伙真的动起兵戈来了!——这么详细的工具,别说我半仙,便是全仙也难算出来!”但退堂鼓是打不得的,只得装模作样、掐指叠纹地念叨起来:

“甲乙丙丁,这故乡伙是我的灾星;金木水火,你没发市怎能怨我?子丑寅卯,来日诰日一早我肯定得跑……”固然,他咕噜得谁也听不清晰。他一壁咕噜,一壁费尽心血想措施。忽然,他向王老板一拱手,恭贺道:

“祝贺祝贺!你本日财运盈门,肯定发市!”

“噢,能卖几多药?”

何半仙又掐指叠纹地念叨一通,说:

“嗬,财运还不小哩!——二百钱的!”

王老板一听,本日就能发市,心中倒有些开心起来,说:“不在乎几多,发市便是大吉!”说罢就归去等买卖去了。

过了一下子,丢魂失魄地来了一个算卦的,是一个屯子男人,名叫王二愣,他为什么慌呢?原来他家的驴不见了,专意赶集来算卦的,想算一算他的驴迷失到那边去了,还能不克不及找到。何半仙一见王二愣,心中暗喜:“救驾的来了!”

他让王二愣抽了一签,接着又“金木水火”地念叨一通,说:

“没关系,你抓剂药吃吃就好了!”

王二愣一听,大吃一惊,忙说:

“老师,你弄错了!——我的驴不见了,你怎样叫我吃药?”

何半仙谨慎其事地说:“对,是得吃药!你不是找驴吗?想不想找着?”

“想。”

“想找着就得吃药,不想找着就不消吃药。你说这药吃不吃?”

“吃。不外,这……”王二愣好像以为这原理又太简朴了。

“你别‘这个谁人’的啦!我人称‘半仙’,那可不是白称的。你这一卦,就得如许!话说多了也欠好,天机不行泄漏!我只问你一句话:你相不信赖我何半仙?”

“信赖!信赖!”

“这就得了。你再想想,我为什么不叫他人吃药,单单叫你吃药呢?——卦理差别嘛!好吧,我给你倒闭药方,你到这小店去抓。”

何半仙说着,在一张小方纸上写了两个字,把纸叠起来,递给王二愣说:“常言说:一药一性,百病百方。一药一性岂能颠倒黑白?百病百方焉能以牛易羊?这话你大概听不太懂,但上面三件事你肯定要牢牢记着:第一,买药肯定要到这小店里去买;第二,肯定要买二百钱的,多了、少了都不可;第三,太阳落地当前,熬熬喝了睡觉。能不克不及记着?”

王二愣扳着指头说:“好记,好记。”

王二愣拿了药方到小店抓药,王老板正在院中和家人叙话,不知适才何半仙的活动。现在一见来了一个买药的,以为何半仙真个不是瞎吹。他接过药方一看,下面只写了一味药:巴豆。也没写药量,就问:

“买几多?”

“二百钱的。”

王老板不由悄悄受惊:“这何半仙算得可真灵啊!”

再说何半仙为什么要给他开这一味药呢?由于这是泻药,常言说:巴豆不去油,气力大似牛。王二愣吃了那么多泻药,一夜难以成眠,来日诰日肯定来找贫苦。何半仙是定夺“八退二成一”了,这贫苦固然也就落到王老板身上了,他这是藉以寻抨击。

且说王二愣买药归去,跟妻子一说,妻子十分生机,嘟囔说:

“你这小我私家真是!驴丢了,吃药管啥经?”

王二愣说:“你妇道人家明白个啥?人家何半仙是半个神仙,听说是何仙姑的子女,你晓得吗?”

二愣的妻子笑了:“这么说来,是姓他妈的姓了?”

实在,把何仙姑请出来,纯是王二愣别出心裁的瞎编排,目标是给何半仙壮神,使妻子信赖,省得瞎嘟囔。不想话说出来竟有些漏子,他不得不粉饰说:

“什么爹的姓娘的姓的!神仙又不兴完婚……”

话一说出口,他以为更不合错误头,就赶快说道:

“别闲磕牙了,快借个药锅子去吧!天一黑就得熬药,找驴要紧!”

妻子别不外他,只得照办。

晚饭后,药也熬好了。王二愣喝了两碗巴豆汤,正预备上床睡觉,肚里便咕噜起来,只得赶快到厕所里去。返来当前,屁股还没有挨床,肚里又咕噜起来。就如许,拉了又拉,的确不克不及睡觉了。王二愣这才以为被骗了,内心末路火。他妻子又嘟囔起来:“人家找驴都是到外边去找,你光在肚里咕噜,总咕噜不出个驴来!吃药找驴,八辈子没听说过!”

“你别咕噜了,天一明我就去找这个蛤蟆的儿去!不砸他的摊子,就算我王二愣没有种!”想起何半仙,他恨不克不及咬他两口。

这天夜里,王二愣睡得恍恍惚惚,约二更天的风景,又到厕所里,嘟哝道:“拉吧,拉吧,横竖咱不克不及算毕头……”

正在这个时间,你猜怎样着?一个邻人正拉了他的驴往外走呢!原来他家的驴正是这邻人偷的。这邻人白昼不敢往外牵,想趁夜晚把它拉出去,赶个远集把它卖了。但是,他正战战兢兢地往外走着,忽听隔着墙头有人传出话来:

“拉吧,拉吧,横竖咱不克不及算毕头!”

常言说:做贼心虚。二心里有点儿畏惧了,忙把驴又拉归去,想等晚一下子听听消息再说。过了一下子,他又把驴拉了出来。但是,当他走到驴主人的墙头外边的时间,又听内里说道:

“还拉!好呀,到天明我非告你不行!”

那人一听,内心吓得一惊,以为他的事露馅儿了,那边还敢再往外拉?心想:算了,别找霉馍吃了。于是他把驴缰绳解失,就把它放出去了。那驴得到了自在,跑到街上,“昂昂”地叫了几声,找自家主人门去了。

王二愣一听当街有驴叫唤,听着那“昂昂”的声响,宛如便是本身的驴,便悍然不顾,赶快出来探求。一看,真是本身的驴!他大喜过望,只是不见了驴缰绳。他就捉住驴笼头,把驴拽了归去。

妻子一见,也喜不自胜。

开心之余,王二愣不由一拍大腿说:

“适才熬的药渣另有没有?”

“还要它干啥?”二愣妻子反问道。

二愣说:“你没看驴的缰绳没返来吗?去去去,从速熬一熬,我再喝一剂,把驴缰绳也给找返来!”

Tags:何半仙 王二 发市 妻子

责任编辑:bzbszff

检察心境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觉是:

  • 支持
    支持
  • 开心
    开心
  • 震惊
    震惊
  • 恼怒
    恼怒
  • 无聊
    无聊
  • 无法
    无法
  • 谎话
    谎话
  • 枪稿
    枪稿
  • 不解
    不解
  • 标题党
    标题党
已有0人到场

网友批评

用户名: 疾速登录